全本小說閱讀網 > 萬獸領主:從野獸開始進化 > 第六十三章 激戰
  第二天,獠牙召集了所有的領主,今天就是他們和巨齒的第二次戰斗。

  “領主大人,都準備好了!”

  “嗯!出發吧!”

 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集結了起來,在巨齒的營寨前擺開了陣仗。

  另一邊,巨齒剛吃完早飯,斥候就急匆匆的闖了進來。

  “領主大人,獠牙的隊伍已經集結好了,現在正在營寨外叫囂。”

  “什么,他竟然還敢來!”

  巨齒一抹嘴,立即召集了自己手下的領主,在營寨外集結了起來。

  “你還敢來,上次的傷還不夠你長記性?”

  “哼!廢話少說!”

  沒有再廢話,兩撥人迅速調整了陣型,大戰一觸即發。

  這一次吳銘沒有了上次的好運,他被分配到了隊伍的最右翼,督戰則是由馬亮和他的蛇人擔任。

  好在他的隊伍在最外側,倒也沒什么好擔心的,情況不對也能更快的逃離這里。

  “殺!”

  兩撥人發起了沖鋒,大片的灰塵被揚起,以獠牙的隊伍為首,一群人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。

  吳銘帶人故意放慢了腳步,等到其他人沖了過去,他已經成功的留在了隊伍的最后面。

  “首領,要不咱們直接跑吧!等他們打完了再回去。”

  “不急,先等等。”

  由于他們是在隊伍的最后面,遇到的敵人也只有那么一點,根本對他們造不出什么傷害。

  戰場中央,獠牙再次和巨齒對上,兩人誰也不服誰,很快就扭打在了一起。

  “砰!”

  巨齒的大錘砸在了獠牙的肩頭上,獠牙強忍著疼痛,反手一刀削掉了巨齒的耳朵。

  “啊!”

  巨齒捂著耳朵慘叫著,鮮血從手掌的縫隙流出,染紅了他的半張臉。

  “可惡,你找死!”

  獠牙單手握刀,此刻他也不好受,另一條胳膊已經脫臼了,現在根本用不上勁。

  兩人對視一眼,再一次沖了上去,周圍的士兵也在瘋狂殺戮著,每一秒都有生命在凋零,濃郁的血腥味更是激發了他們的血性。

  “首領!咱們走吧!”

  “嗯?為什么!現在走可是要被督戰隊砍死的。”

  “首領,我們后面根本就沒有督戰隊,好像是故意給咱們留得出口。”

  他仔細看了一下,其他地方都有督戰隊在防守,唯獨他和另一處地方沒有。

 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,這應該是馬亮故意為他和王瑞留的退路。

  “先撤!”

  “是!”

  一行人順利的離開了戰場,找了處高坡開始觀察戰局。

  戰場中,獠牙和巨齒已經傷痕累累了,不過明顯是獠牙傷的更重,一條手臂已經破裂,森森白骨露在外面,看起來格外瘆人。

  巨齒也不好受,一只耳朵被削掉了不說,臉上還挨了一刀,半個鼻子都被切掉了。

  兩人氣喘吁吁的分了開來,再打下去誰也占不到便宜,現在收兵才是最明智的選擇。

  兩人的近衛迅速趕來,掩護著兩人朝戰場外圍撤離。

  ……

  營寨外,十幾堆尸體被大火點燃,經過今天的戰斗,雙方死了不少人,傷員更是數不勝數,兩位大領主也都受傷不輕。

  大賬里,大領主獠牙已經陷入了昏迷,現在整個營地群龍無首,一時間人心惶惶。

  另一邊的巨齒也同樣不好受,半張臉差點被切下來,臉上已經被密密麻麻的線縫合了起來,但鼻子只有一半了,另一半已經丟在了戰場上,想要找到已經不可能了。

  “砰!”

  巨齒一拳砸在桌子上,由于用力過猛,臉上的繃帶開始滲出鮮血。

  “領主大人,您別激動,臉上的傷要靜養。”

  一旁的醫師嚇了一大跳,急忙安撫巨齒的情緒。

  “行了,你退下吧!”

  醫師不敢停留,迅速離開了這里。

  ……

  一連兩天,獠牙因為胳膊上的傷口,一直是高燒不退,軍營里的醫師對此沒有絲毫辦法,只能靠獠牙自己挺過來了。

  “領主大人醒了!”

  不止是誰喊了一嗓子,所有人都激動的站了起來,那些四階領主更是直接闖進了大賬內。

  “領主大人,您感覺怎么樣了?”

  “水……水……”

  獠牙的身體還不能動,只能招呼其他人給他找水。

  “水來了!”

  一名領主小心翼翼的掰開獠牙的嘴,將水一點一點灌進去。

  “咳咳!”

  擦了擦嘴角的水漬,獠牙的臉色好轉了許多。

  “情況怎么樣了?”

  “領主大人,這三天巨齒沒有任何動靜,我們也是緊守營寨,小心防備著。”

  “嗯!傷亡呢!這次又損失了多少?”

  “這次損失的少一點,只有五萬多。”

  獠牙在侍從的攙扶下,慢慢坐了起來。

  “最近還有什么事發生嗎?”

  “大事倒是沒有,不過有人送來了一封信,說是給您的。”

  “拿來我看看!”

  “領主大人,您還是先休息幾天吧!這件事之后再看也行,您現在還太虛弱。”

  “好吧!”

  獠牙艱難的躺了下去,他們也沒有繼續打擾,陸續離開了大賬。

  “你說獠牙還會再進攻嗎?”

  “不知道!應該不會了吧!畢竟他都已經受了這么嚴重的傷了。”

  王瑞點了點頭,顯然也是這么認為的。

  “不過凡事都有例外,或許他還會繼續進攻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“還記得剛才的那封信嗎?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,已經有其他領主注意到這里了?”

  “差不多,這里已經打了這么久了,其他領主肯定也得到了情報,畢竟是金礦,他們自然想要分一杯羹。”

  “也對,那之后你準備怎么辦?”

  “當然是繼續摸魚,反正不管金礦歸誰,都沒有我們什么事。”

  “行吧!我先走了。”

  兩人告別以后,吳銘找到了獠牙的軍需官。

  “大人,您有什么事?”

  “沒事,就是想問問我們的糧草還夠堅持多久!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“怎么,不能說嗎?”

  “說是能說,但是您可不能大肆宣揚,不然可能會引起慌亂的。”

  “知道了,快說!”

  “我們的糧草還夠堅持十天左右,雖然已經派人回去運糧了,但領地前兩年因為旱災顆粒無收,現在很難征集到糧食,可能不會再有糧草運來了。”

  “十天嗎?”

  吳銘皺了下眉頭,隨后離開了后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