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閱讀網 > 萬獸領主:從野獸開始進化 > 第十三章 離去
  接下來的幾天他沒有再遇到鬣狗的搔擾,但他卻趁著巡視領地的時候找到了鬣狗的巢穴。

  “今天就離開這吧!”

  幼虎和雌虎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,周圍的獵物也越來越少,再在這里待下去已經毫無意義了,他必須找到新的領地。

  不過,在離開前他準備給鬣狗來個驚喜。

  來到水潭邊,他剛準備喝口水,一群大象邁著步子從遠處走了過來。

  “什么情況,哪來的大象!”

  看到最前面那頭的體型,他忍不住后退了幾步。

  這群大象雖然只有五頭,但給他的壓力一點也不小。

  “朋友,我們想在這喝口水。”

  “放心,我們沒有惡意喝口水就走。”

  “請便!”

  對方既然不是找事的,他自然沒必要阻攔。

  水潭已經快要見底了,淤泥中還有不少肺魚在活動,雖然帶著泥吃不怎么好吃,但卻是現在不可多得的食物。

  那群大象喝完水就離開了這里,吳銘等到中午最熱的時候過去,帶著雌虎和幼虎來到了水潭邊。

  馬上就要離開了,自然要補充好水分才行,而且那些肺魚也是不錯的食物。

  等到吃飽喝足,他讓雌虎帶著幼崽向著南方走去,他自己則是悄悄來到了鬣狗的巢穴。

  鬣狗群應該是出去狩獵了,這里只留下了四只鬣狗看家,剩下的都是些幼崽。

  “既然沒人,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

  悄悄靠了過去,吳銘一口咬死一只鬣狗,隨后又撲向了一旁的另一只鬣狗。

  四只鬣狗根本不是他的對手,沒一會就倒了下去。

  那些幼崽已經躲到了地洞里,以他現在的體型完全夠不到里面。

  不過這可難不倒他,他用力將洞口踩塌,掉落的土塊瞬間將洞口堵住,為了保險,又是一陣猛踩,確保把洞口堵的死死的。

  一連將所有洞口都堵住,吳銘舔了下嘴角,隨后迅速離開了這里。

  當然,在走之前他也沒忘了在地上留幾個大腳印,自然要讓這群鬣狗知道是誰干的才行,不然怎么能叫報仇呢?

  ……

  一路狂奔,他很快就追上了雌虎她們。

  等到鬣狗狩獵回來,最先看到了地上的尸體,隨后就是已經被堵死的洞口。

  看著周圍的爪印,鬣狗女王緊要牙關,努力克制著自己的怒火。

  “這該死的老虎,我沒去找他的麻煩,他竟然敢來屠戮我的幼崽,這個仇我一定要報。”

  匆匆刨開洞口的土,一群鬣狗著急的直叫,但等了一會后,里面依然沒有小鬣狗出來。

  “可惡!都死了嗎?”

  鬣狗女王不甘的嗚咽著,試圖喚出里面的幼崽。

  等了一會,依然沒有幼崽爬出來,她就算再不想相信,也不得不接受幼崽死亡的噩耗。

  “跟我來!”

  招呼上一群鬣狗,它們徑直朝著吳銘的領地趕去。

  但他們注定是白跑一趟,等他們看到空無一人的領地時,吳銘已經帶著雌虎和幼崽走出了好一段距離。

  “嘿嘿!那只鬣狗女王要氣瘋了吧!”

  一想到對方氣急敗壞的表情,他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  ……

  一連走了幾天,他們已經處于極度的疲憊了,但周圍光禿禿的一片,想要走出去又談何容易。

  這天,他們剛準備在一處石堆下休息一會,一群狒狒突然從旁邊呼喝著沖了出來,數量足有上百只。

  “又見面了!”

  一只體型巨大的狒狒從一旁走了出來,眼神不善的盯著他。

  “柳河!”

  “沒錯,沒想到吧!我不但活著逃出來了,而且還變的更強了。”???.

  吳銘沒有廢話,帶著雌虎保護著幼崽向外跑去。

  “哼!你們以為能逃的掉嗎?”

  一群狒狒立刻沖了上來,各種尖牙利爪往他們身上招呼著。

  “吼!”

  隨口咬死幾只擋路的狒狒,他們很快就沖出了包圍圈,但那群狒狒依然緊追不舍。

  “吼!”

  吳銘停了下來,他要擋住這群狒狒,為雌虎和幼崽爭取逃跑的時間,不然很難甩開這群狒狒。

  “砰!”

  一掌拍死一只狒狒,吳銘開始左撲右沖,時不時的會有狒狒死在他手上。

  “廢物,都給我讓開!”

  柳河拖著一把大石斧沖了上來,一斧砍在他的腰間。

  “嘶!”

  這一斧力道不小,他也有點吃不消。

  “吼!”

  一掌拍掉柳河的石斧,兩人迅速扭打在了一起,柳河雖然沒有了石斧,但他的牙齒和利爪也不容小覷,沒一會就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傷口。

  “吼!”

  一口咬下柳河的一塊肉,吳銘迅速叼起幾只狒狒逃離了這里。

  “追!”

  一群狒狒緊緊的追在屁股后面,他一時間也很難擺脫。

  “可惡!”

  暗罵了一聲后,他果斷向另一邊跑去。

  再跑下去就要追上雌虎她們了,他只能先甩掉這群狒狒才行,不然誰都逃不掉。

  這群狒狒一連追了他兩個小時,他都感覺自己要跑廢了。

  看著逐漸停下的狒狒,吳銘松了一口氣,等到完全甩掉他們,吳銘開始尋著氣味去尋找雌虎和幼崽們!

  雖然偏離了一點距離,但好在他還能找到。

  ……

  一路狂奔,他終于在一棵仙人掌旁邊找到了雌虎和他的幼崽。

  放下口中的狒狒,他長舒了一口氣。

  久別重逢,雌虎蹭了蹭他的肩膀,幾只幼崽也圍著他又蹦又跳。

  幾只狒狒很快就被消滅了,這是這么多天里吃的唯一一頓飽飯,大大緩解了他們的疲憊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吳銘他們繼續趕路,路上時不時會遇到一些已經渴死的動物殘骸,上面已經遍布蒼蠅,沒什么可以吃的。

  “再找不到水源可能就要渴死了!”

  一抬頭,吳銘看到了一群禿鷲在遠處盤旋著,像是發現了什么。

  “過去看看!”

  頂著烈日,他們很快就找到了禿鷲盯上的東西,那是一頭年邁的野牛,應該是和族群脫離了,此時正慢悠悠的走著。

  “送上門的食物!”

  吳銘立馬壓低身子潛伏了過去,在靠近一定距離后一口咬住野牛的脖子。

  可能是太過疲憊的原因,這頭野牛沒有過多的反抗,不一會就成了他們的食物。

  有了新鮮的血肉補充體力,他很快恢復了過來,帶著家人繼續前行,至于剩下的殘骸自然有那些禿鷲處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