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下來的幾天過的很平靜,那些狒狒沒有再過來找茬。

  區域頻道!

  李麗:我碰到排行榜第一的大佬了,他現在就在我旁邊安家了。

  牛金:真的假的,大佬長什么樣?還有,你住在大佬旁邊不怕被吃嗎?

  黃昊:快說說大佬長什么樣,我還是挺好奇的。

  李麗:我是只小老鼠,大佬就在我的洞旁邊安家,而且他們的塊頭都好大啊!

  郭興:正常,畢竟是銀背大猩猩,那體型可不是開玩笑的!

  劉華:好羨慕你們這些體型大的,我現在只能打打洞,吃吃螞蟻什么的。

  黃昊:體型大不一定就強,我前幾天可是趕走了一只大老虎,現在可是獨占一片林子。

  丁嵐:呵呵!那是老虎不怎么會爬樹,你要是遇到我們花豹可就沒那么走運了。

  ……

  “艸!臭猴子!”

  看到那只死猴子公開挑釁他,吳銘差點氣的跳起來。

  李麗:我好像看到邢浩大佬了,他簡直就是一座小山啊!起碼有三米高了。

  牛金:開玩笑呢!三米?那不是小巨人?

  馬浩:三米確實很高了,正常的銀背大猩猩只有一米八左右,這個體型現在幾乎是無敵的。

  柳河:那又如何,你們不知道銀背大猩猩很無力嗎?

  徐良:三米高怎么會無力?

  柳河:我說的是那里,只有四十幾毫米。

  牛金:……

  邢浩:你找死?

  ……

  吳銘關掉了區域頻道,無奈的搖了搖頭。

  這個柳河對銀背大猩猩這么了解,不知道以前是干什么的!

  活動了一下筋骨,吳銘決定去凌霄那里看看,這么多天過去了,不知道他的傷勢怎么樣了。

  “吳銘你來了,你剛才看區域頻道了嗎?有好東西哦!”

  看著凌霄的獅子臉上露出一種猥瑣的表情,他是怎么看怎么覺得別扭。

  “咳咳!你不也是很快嗎?”

  “啊?你這話說的……”

  “行了,我就是來看看你的傷勢怎么樣了。”

  “哦!還好,沒什么大礙!”

  兩人正在閑聊,另一邊……

  ……

  “哼!這里就是那只老虎的領地了。”

  柳河此時帶著一群狒狒靠近了吳銘的領地,此時正兇狠的盯著雌虎。

  “動手!”

  一群狒狒呲牙咧嘴的撲了上去。

  雌虎先是把幼虎趕回了地洞,隨后用身體死死擋住了這群狒狒。

  “吼!”

  一聲虎嘯,剛撲上去的狒狒瞬間被咬死,但其余狒狒非但沒有害怕,反而更加兇狠的沖了上來。???.

  ……

  一聲虎嘯讓吳銘一驚,顧不得其他的就直接趕了回去。

  一旁的凌霄也沒有猶豫,帶著一群母獅就跟了上去。

  等他趕回領地,雌虎已經傷痕累累了,但依舊死死的守著身后的虎崽。

  “砰!”

  一個猛撲,幾只狒狒直接被他撞飛,吳銘沒有理會這些普通狒狒,直接朝著柳河撲了過去。

  “吼!”

  一掌拍碎石斧,他一口咬住了柳河的胳膊,隨著一聲骨裂聲,柳河狼狽的從他這里逃走,一條胳膊已經被他咬斷。

  后面的獅群也趕了過來,立馬和剩余的狒狒扭打在一起。

  “撤!”

  柳河狼狽的帶著族群離開,他剛準備去追,但一想到受傷的雌虎,便放棄了這個想法。

  “你家母老虎傷的怎么樣?”

  “不知道!”

  來到雌虎身邊,吳銘開始幫雌虎舔舐傷口,好在回來的及時,都是一些皮外傷。

  幼虎躲在地洞里,并沒有受傷,只是受到了點驚嚇。

  “現在這么辦?”

  凌霄走了過來,顯然他是準備搞事情了!

  “你不是已經想好了嗎?”

  “那不是要先問問你的意見嗎?”

  “我都行,先說說你的計劃吧!”

  “行,我準備今晚帶人去偷襲,徹底滅掉這群狒狒,就算不能滅掉,也要把它們趕走。”

  “可以,到時候我會去的!”

  “行,我先走了!”

  送走凌霄和他的獅群,四周還有幾具狒狒的尸體,倒是不用再出去打獵。

  ……

  “可惡,怎么回來的那么快,還咬斷了我的胳膊!”

  柳河一條手臂耷拉著,鮮血順著指尖滴落在地上。

  有了上次的教訓,這次沒有狒狒再來挑戰他,柳河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,隨后不甘的帶著一群狒狒離開了這里。

  晚上九點左右,吳銘如約來找凌霄,雌虎那他已經安頓好了,只要安心養傷就行了。

  “準備好了嗎?”

  “嗯!”

  “行,出發吧!”

  他跟在獅群后面,一群獸就這么悄悄向著狒狒的領地走去。

  走了一會后,他們在一處亂石堆停了下來,上面的狒狒此時正在休息。

  他在一個高臺上找到了柳河,他的胳膊依然耷拉著,此時正坐在一群狒狒中間。

  我們從正面進攻,你從側面接應我們!

  “嗯!”

  他點了點頭,隨后從側面繞了過去,在狒狒群的側面埋伏了起來。

  “吼!”

  隨著一聲獅吼,一群母獅在凌霄的帶領下沖了上去,趁著狒狒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已經放倒了一片。

  狒狒們瞬間亂作一團,開始四處奔逃。

  “砰!”

  一掌拍飛一只狒狒,他迅速從側面沖了上去,再一次打亂了狒狒的陣腳。

  他每一爪下去都會有一只狒狒死亡,不一會周圍就被他清空了,只剩下滿地的尸體。

  此時凌霄也已經帶著獅群從另一邊走了過來,沿途的狒狒都逃不過他們的利爪。

  “怎么樣了,柳河死了嗎?”

  “沒有,他從另一邊逃了,不過應該不會再回來了。”

  “我們解決了他一半的手下,剩下的也都四散而逃了,他現在已經是光桿司令了。”

  雖然沒有抓到柳河有點可惜,但這群狒狒已經被打殘了,之后應該不會再回來了。

  解決了這個威脅,這周圍就沒有什么可以威脅到他們了,幼崽也能安心長大了。

  “回去吧!這些狒狒就當作夜宵了!”

  “嗯!”

  他叼起幾只狒狒就離開了這里。

  回到領地,雌虎正在休息,看到吳銘回來后,立刻迎了上去。

  “吼!”

  蹭了蹭雌虎的腦袋,吳銘將口中的狒狒放在了地上,慢慢推倒了雌虎身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