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飽喝足后,他正準備找個地方休息,一群獅子已經圍了上來。

  領頭的雄獅體長三米五,體型比起他來也不遑多讓。

  “朋友,哪里來的?我記得你們老虎不是只生活在林子里嗎?”

  眼前的雄獅似乎沒有什么敵意,但吳銘依舊不敢放松警惕。

  “林子里來了一群猴子,有點難纏,所以就來這里碰碰運氣。”

  領頭的雄獅點了點頭。

  “有興趣來我這坐坐嗎?我們談談合作怎么樣?”

  “我為什么要和你合作?”

  “別這么說啊!來聽聽不就知道了,或許你會感興趣呢!”

  反正現在也沒有地方去,他索性跟了上去,看看這家伙到底打的什么主意。

  一路上,他數了一下周圍的獅子數量,足足有十三只母獅,加上那頭雄獅就是十四頭。

  “嘖!有點羨慕啊!”

  一顆大樹下,一群幼獅此時正在嬉戲打鬧,數量足有十幾只。

  “我擦!這家伙這么變態?”

  雖然有點驚訝,但他表面上還是不動聲色。

  “好了,先休息一下吧!”

  “嗯!”

  來到樹蔭下,他感受到了久違的涼意。

  “說說吧!什么事?”

  “其實也沒什么,先聽我給你介紹下這里。”

  “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這片草原的中心地帶,周圍除了我的獅群,還有野牛、斑馬和羚羊之類的,這些都是自然生成的,沒有玩家。”

  “而剛才的水潭里有一只大鱷魚,他是玩家,而且已經長到了三米多。”

  “再遠一點的地方有一群狒狒,數量在七十多只,領頭的玩家是排行榜第九的柳河!”

  “我找你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現在沒有固定的領地,而我的獵場很富足,所以我可以分一片獵場給你,我看你還有幼崽,帶著幼崽過這種三天餓九頓的日子可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!”

  吳銘想了想,倒是也同意對方的說法,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,這一切肯定有什么條件。

  “說吧!你有什么條件!”

  “條件其實很簡單,我和那個柳河有一點小摩擦,他一直想把我們趕出去,所以我需要一個幫手。”

  “那你為什么不去找那幫鱷魚,反而來找我這個初來乍到的新人。”

  “呵呵,你太看得起那群鱷魚了,他們沒事基本不怎么上岸,那些狒狒威脅不到他們,所以岸上的情況怎么樣都和他們沒關系。”

  “你好好想想吧!和我合作或者現在離開這里。”

  這其實沒什么好猶豫的,吳銘直接答應了下來。

  “好,我叫凌霄,兄弟你怎么稱呼?”

  “吳銘!”

  “好,以后就是一家人了,我現在帶你們去看看你們住的地方!”

  “嗯!”

  跟著凌霄走了一會,一棵參天大樹出現在眼前。

  “你們以后就住這里吧!這棵樹白天能很好的擋住陽光,而且樹根下方有幾個小洞,可以讓幼崽藏進去。”

  吳銘繞著轉了一圈,周圍地勢平坦,視野很開闊,離水潭也不算太遠,倒是可以暫時安身。

  “獵物你們可以隨便捕,但是從前面那個灌木開始就是我的地盤了,該劃分清楚的還是要說清楚。”

  “可以!”

  他對此倒是沒什么好說的,畢竟這里是凌霄的地盤。

  “那好,我先離開了,不打擾你們休息了!”

  在送走凌霄后,他先是檢查了一下樹根下的幾個小洞,里面并沒有多深,洞口也不大,但用來讓虎崽躲藏剛剛好!

  “不錯,總算又找到棲息地了。”

  雖然草原上的氣溫不是很習慣,但慢慢習慣一下就行了,不是什么大事。

  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吳銘四處巡視了一圈,留下了屬于自己的氣味。

  ……

  一堆亂石堆上,柳河聽到手下的匯報,臉色頓時變得猙獰。

  “老虎?”

  “TM的開什么玩笑,那東西不是生活在老林子里嗎?”

  雖然有點不敢相信,但他從手下的描述來看,除了老虎不會是別的。

  “有點難辦啊!”

  煩躁的站了起來,他揮手趕走了幾只給他抓虱子的母狒狒,一個人爬到一棵樹上開始思考對策。

  “本來那群獅子已經夠難纏了,現在又來了只老虎,真是離了大譜。”

  “難不成就這么放棄了?”

  看了下正在休息的狒狒群,柳河眼中閃過一絲不甘。

  “呵呵,既然你們找死,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!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吳銘伸了個懶腰,隨后來到水潭喝了口水。

  有了昨天的教訓,這群鱷魚沒有再襲擊他,全都老老實實的浮在水面。

  “趁著氣溫還沒有升起來,先去捕獵吧!”

  這里臨近水源,獵物還是挺多的。

  沒多久,他停在了一處土坡后,盯著下方的角馬群仔細打量著。

  “就你了!”

  一只后腿受傷的角馬落在了后面,而且已經和大部隊拉開了一定距離,這簡直是天賜良機。

  慢慢靠近了落單的角馬,由于沒有什么遮掩物,他只能更加小心,在靠近一定距離后,他猛地加速,瞬間撲倒了角馬,一口咬住了它的后腿。

  角馬比起他來還是有點小,在體型的優勢下,角馬很快就被他推倒在地,一張深淵巨口死死咬住了角馬的脖子。???.

  掙扎了一會后,角馬徹底不動了,吳銘本來打算直接帶回去的,但拖了一會后發現有點浪費體力,所以就先吃了一半,叼著剩下的回到了領地。

  雌虎正在喂奶,幾只小家伙一看到獵物,也顧不上喝奶了,一蹦一跳的跑了過來,開始在獵物身上撕咬著,雖然咬不下什么東西,但依舊吃的津津有味。

  “這些小東西是不是該斷奶了?”

  對于這些幼虎什么時候斷奶他不怎么了解,反正有雌虎在,就算要斷奶也不是他該操心的事。

  抖了抖身子,吳銘趴在樹蔭下休息梳理毛發。

  “下午應該去看看那群狒狒的領地,知己知彼才能做到百戰百勝。”

  對于狒狒,他也只是以前在電視和網上看到過,只知道他們性情兇猛,而且是群居。

  一群狒狒的戰斗力并不弱,就算他對上也不敢說有把握勝,甚至有可能會受重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