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閱讀網 > 攻略偏執狂[快穿] > 147、被置換記憶的炮灰29
    姜斐回到了季家。

    她和季微的?婚期, 也定在了三個月后的?某一日。

    三個月,足以發生許多事情了。

    比如, 顧家對季家出手了,打的?季家一個措手不及,后面兩家更是發生了不少?利益沖突,比如聽?說顧家在不顧一切的?截斷著季家的?一切生意往來,再比如,龐大?的?兩大?家族在這場看不見的?硝煙戰爭中,損失極大?, 進?而惹得大?都市的?上層的?人蠢蠢欲動,恨不得取而代之?。

    當然, 這一切和姜斐是沒有什么關系的?。

    初次聽?見這些傳聞的?時候,她也只?是挑眉笑?了笑?,后來便再也沒有什么反應了, 甚至時間長了,若還有人在她面前說這些,她只?會覺得厭煩。

    利益財團的?爭斗,聽?起來就無趣, 還不如窗外?的?全?息影像締造的?虛假美景好看。

    季微為她打造的?環境很好,不同于其他冷白色的?房間那?樣乏味,暈黃的?燈光和有溫度的?裝潢,倒像極了那?間鐵皮屋, 但是豪華版的?。

    平日里即便有事, 季微也總會早早回來,一日三餐陪著她用,若是得閑,更會親自做餐食。

    就像曾經他們在那?間鐵皮屋一樣。

    姜斐享受的?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季微最愛的?, 還是與她一同賞星空。

    即便星空是假的?。

    他說,他始終記得有一晚,他雙眼什么都看不見地坐在鐵皮屋的?沙發上,她懶懶地躺在他身邊,為他描述著星空的?美景。

    即便姜斐告訴他,那?些都是假的?,他也只?是笑?笑?,輕輕地牽過她的?手:“假的?也好。”

    后來,季微便開始忙碌起來。

    姜斐很清楚,是顧曦出手了。

    季微眼中的?疲憊開始沉重起來,身上的?銳氣消減了不少?,反倒是為那?張精致的?臉添了幾分穩重。

    這些微妙的?變化,姜斐看在眼中,也只?覺得一個人的?蛻變還真是奇妙,自然,美人才是奇妙,其他的?……她不會注意。

    后來,即便季微在刻意的?隱藏著這些消息,姜斐還是從那?些密密麻麻的?新聞上看到了,顧家和季家損失不小的?消息。

    直到臨近結婚的?前幾天,姜斐出了一次門?,買了好些名貴的?衣服首飾,以做婚禮那?天用。

    她在商場碰見了顧曦。

    他的?臉色看起來比季微好不到哪里去,蒼白如紙,本就冷峻的?臉,越發像一尊石膏雕像了。

    二人沒有說話,姜斐只?是迎著顧曦陰鷙的?目光施施然離開了。

    顧曦抬了抬手,卻也只?碰到她離開時揚起的?輕風。

    而這一天傍晚,季微一改忙碌,突然便早早回來了。

    姜斐什么也沒有問,他便什么都沒說,只?是一如既往地賞著星空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,他鮮少?有出格的?舉動,他在等,等著姜斐像以前一樣,愿意主動靠近他。

    獨獨這晚,臨休息前,季微擁住了姜斐,將她用力地扣進?懷中,低聲?道:“我不想放手,姜斐。”

    他可以將一切都擋在外?面,可若是里面的?她要離開,他就真的?沒有一點?辦法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會離開的?,是嗎?”季微像是要拼命地求證一樣,手上的?力氣越發的?重,恨不得將他擁入自己?的?骨血中。

    他總覺得,她會消失,越臨近婚期,他的?感覺便越發強烈。

    尤其今天,她碰見了顧曦。

    姜斐的?回應,只?是懶懶地拍了拍他的?后背:“當然。”不是。

    不過是顧曦那?兒還有她的?一丁點?好感度罷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婚期這天,大?都市的?天氣竟然罕有地放晴了。

    婚禮是在室外?進?行的?。

    一座古現代的?城堡,一片草坪,幾架全?息攝像機。

    富麗堂皇的?排場,豪華至極。

    賓客并不多,悠揚的?鋼琴曲彌漫在整個場地。

    數以千計的?白鴿放飛后,婚禮有條不紊的?進?行著。

    這不是姜斐第一次穿婚紗,穿起來自然駕輕就熟,伴著結婚進?行曲緩緩走向季微。

    季微也在看著她,心臟像是要跳出胸口,無數的?喜悅與莫名的?惶恐擠壓在他的?體內,惹得他眼眶微紅。

    直到她走上前來,將自己?的?手遞到他的?手中,他高高提起的?心才終于放下些許。

    無人聽?見的?地方,他低聲?道:“我會永遠對你好的?。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姜斐有沒有聽?見,只?是,他看見她輕輕笑?了下,笑?容格外?嬌媚,卻讓人覺得遙遠。

    季微牽著她的?手的?力道不覺大?了些。

    二人走到城堡前的?禮臺,聽?著司儀在宣讀著誓言,季微鄭重的?應下“我愿意”,也是在姜斐啟唇的?時候,婚禮的?出口處一陣騷亂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?,時間剛剛好。

    打擾的?很刻意。

    季微緊繃的?身軀一顫,幾乎瞬間看向姜斐。

    姜斐卻很平靜,像是早就預料到這一幕一樣,轉頭看去。

    婚禮出口,幾個西裝革履的?男人抬著一個罩著白紗的?物件走了過來,放在禮臺下:“姜小姐,這是顧先生送您的?禮物。”

    男人說完,將白紗掀落。

    顧曦送來的?,是一架鋼琴。

    那?架他曾放在琴房中獨自彈奏的?鋼琴。

    漆黑如玉的?琴面,在光下折射著刺眼的?光芒。

    姜斐半瞇雙眸,下秒準確地朝不遠處望去。

    草坪的?盡頭,一處山坡上,一個人安靜地站在那?里,依舊穿著筆挺的?西裝,不同的?是,以往整齊的?領帶,變成?了領結。

    像極了……婚服。

    季微慌亂地抓著姜斐的?手,生怕她反悔一般。

    姜斐默了默,看向臺下的?男人:“你告訴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說著,抬頭重新看向顧曦,“就送到這里吧。”

    話落,她轉過身,看著季微。

    不遠處。

    顧曦站在光下,看著前方刺眼的?婚禮。

    特意換了與她相配的?衣服,她只?隨意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鋼琴。

    他和姜斐的?三個吻,都與鋼琴有關。

    他們一切的?曖昧與美好,他送給了她。

    她似乎說了什么,他聽?不清楚,可是,他卻知道,他是不喜歡她的?那?句話的?,因為她說完后,便轉移了目光,笑?著和季微說著話。

    送鋼琴的?人回來了,小心翼翼地道:“顧先生,姜小姐說……”

    顧曦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那?人繼續道:“姜小姐說,‘就送到這里吧’。”

    顧曦的?身軀一顫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她說的?不是鋼琴,而是他。

    她以為,他是來送她嫁人的?嗎?

    顧曦諷笑?一聲?,目光死死地盯著遠處的?一對璧影,手輕撫著手腕上的?金屬骨骼,就像姜斐曾千萬次撫摸的?那?般。

    當司儀再一次詢問姜斐“你愿意嗎”時,當穿著圣潔婚紗的?姜斐輕輕點?頭說“我愿意”時,顧曦清楚地聽?見自己?腦海中緊繃的?一根弦徹底崩斷。

    他緩緩轉身,走向身后不遠處的?轎車,再回來時,手中隨意把玩著一把□□。

    曾經,在角斗場,失控的?野獸會被射殺,自然不是為了保護他這樣的?人,而是怕驚到那?些貴族們。

    可后來,當那?些人發現,失控的?野獸更兇猛時,他們的?樂趣便越發放縱了。

    他們會故意射中野獸的?非致命處以刺激它的?獸性,看著無數他這樣的?人,被撕咬,被摔打。

    他是從那?樣的?環境中走出來的?。

    他本來就不是什么善茬兒,他的?手上沾滿了血,如今不介意再多沾一點?兒。

    顧曦看著禮臺,看著正要親吻的?新娘與新郎,心中涌現出無數的?戾氣。

    “殺了他吧,殺了他吧!”

    一個聲?音在他的?腦海不斷地蠱惑著。

    殺了他,姜斐就只?屬于他一個人了。

    顧曦緩緩舉起□□,對準季微的?心臟,可下秒,在看見姜斐唇角的?笑?時一頓,竭力克制著心里洶涌的?獸性,□□最終緩緩移向季微的?肩頭。

    殺了季微,姜斐會怕他,恨他。

    他不想要這些。

    傷了他,就沒有這場婚禮了。

    □□如子彈一般,飛速而無聲?地射出。

    顧曦平靜地將□□扔到一旁,面無表情地看著自己?的?“成?果”。

    可下秒,他猛地睜大?雙眸,惶恐地看著眼前這一幕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女人的?驚呼傳來。

    而后,嬌弱的?新娘用力將新郎推到一旁,而那?只?本該射向新郎肩頭的?□□,像是被生生變了方向,刺入新娘的?胸口。

    一切都變得死寂,頭頂的?陽光不知何時消失了,取而代之?的?是陰沉的?黑云。

    鮮紅的?血飛快地在新娘的?婚紗上氤氳開來,胸口一片赤紅。

    季微怔怔站在原地,人像是徹底呆住了,好一會兒才緩緩蹲下,將女人擁入自己?懷中:“斐斐……”他的?聲?音在觸到她婚紗上的?黏膩血跡時一頓,繼而手劇烈地顫抖起來,“斐斐,斐斐……”不斷地重復著。

    她為什么要護他?

    又是這樣!總是在他不知道的?時候,保護他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其實根本不用這樣啊。

    他不想要她的?保護……

    臺下一陣慌亂的?腳步聲?,顧曦眼眶赤紅地朝這邊跑來,身形不復以往的?冷峻從容,臉上的?表情像是裂了縫隙,倉惶驚駭。

    季家的?保鏢圍在他的?四周,不讓他靠近半步。

    姜斐靠在季微懷中,在心中夸獎系統的?準頭后,緩緩轉頭,卻是看向顧曦,低聲?道:“顧曦……”

    季微擁著她的?手一顫。

    她叫的?,是顧曦的?名字,即便此刻,她在他的?懷中。

    她眼中的?眷戀,也是給顧曦的?。

    從他自以為是地將她的?記憶換回來時,她對他的?一切感情,就已經消散無蹤了。

    如果當初沒有換,如果他那?時對她好一點?,再好一點?……會不會……

    指尖陡然一陣溫熱。

    季微手指一顫,姜斐唇角流出的?血,染紅了他的?手。她的?溫度,卻在一點?點?地消失。

    顧曦渾身狼狽地沖破了保鏢的?桎梏,沖了上來,將姜斐搶了過去。

    季微倒在了一旁,他沒有動,只?是看著姜斐。

    她……應該是想要顧曦的?吧?

    “姜斐,姜斐,你會沒事的?……”顧曦的?聲?音顫抖著。

    季微定定看著他,前不久還在威脅著他取消婚禮的?顧氏掌權人,現在卻像個失魂落魄的?流浪人,小心翼翼地摟著懷中的?女人。

    “姜斐……”顧曦仍在不斷喚著她。

    姜斐緩緩抬眸,看著眼前的?男人,彎著眉眼笑?了笑?,眼角的?淚卻隨之?落下:“顧曦,我好冷啊……”

    顧曦的?手顫抖著,慌亂地脫下西裝,披在她的?身上:“不冷了,不冷了……”他一遍遍地說著,卻在看見她胸口的?血跡時,再次撕開襯衫的?袖口,用力護在她的?胸口上,像是要將流血的?傷口堵住一般,“姜斐,我們回家好不好……你說過,要我不再孤零零的?,對不起,對不起,我帶你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?話說到后來,只?剩混亂。

    而下秒,他的?聲?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姜斐吃力地扯開了他的?手,拿起他手中破碎的?襯衫袖口的?布條,蓋在了他的?手臂上。

    顧曦愣住,低頭看向手臂。

    ——她蓋住的?,正是自己?金屬骨骼的?方向。

    那?一瞬,顧曦像傻子一樣愣住。

    即便是這個時候,她仍在維護著他的?尊嚴。

    可他,卻做盡了傷害她的?事。

    “姜斐……沒關系的?……”顧曦溫柔道著,“沒關系的?……”

    頭頂的?全?息相機精準地捕捉著他裸露在外?的?金屬骨骼,那?些他曾經不愿讓任何人看見的?秘密,那?些他自以為是的?自尊,如今無巨細地落入所有人眼中。

    “顧曦,”姜斐打斷了他,斷斷續續道,“之?前,訂婚宴上,你問過我一句話……你問我,‘有沒有話要對你說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問我一遍好不好?”姜斐呢喃著,眼神逐漸渙散。

    顧曦的?身軀顫抖,喉結滾動著,良久沙啞道:“你有沒有話……對我說?”

    姜斐虛弱地笑?了起來:“……我想說……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