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閱讀網 > 攻略偏執狂[快穿] > 146、被置換記憶的炮灰28
    姜斐再醒來, 是在?一個實驗室中。

    很熟悉。

    正?是她?和林染將記憶換回?來的那一間?。

    季家。

    實驗室內空蕩蕩的,只有冷銀色的儀器泛著淡藍色的光芒, 一陣死寂。

    姜斐緩緩起身,轉頭看向一旁,落地窗外一片漆黑,倒映著她?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?走下實驗臺,赤腳走到落地窗前,看著自落地窗里倒映出的自己?,白色的無菌服, 以?及……完美的一雙眼。

    姜斐伸手輕撫了下自己?的左眼,看著微有些淺灰的眸色, 許久呢喃道:“回?來了。”

    還?是自己?的眼睛看起來順眼,且好看。

    卻在?此時,久未出現?的系統突然作聲提醒道【宿主, 三位任務目標都還?差一點兒好感度待攻略……】所以?,現?在?不是孤芳自賞的時候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?”姜斐瞇了瞇雙眸,撫著左眼的手落在?落地窗上,描摹著自己?的臉龐輪廓, 懶洋洋道,“我?還?不能用自己?的眼睛多欣賞一會兒美景了?”

    系統默了默【上個世界宿主連心都大大方方地剜了,這個世界只一雙眼睛……】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姜斐輕哼一聲,“心這種東西, 有或者沒有, 對我?而言沒什么區別。而眼睛,我?可是要用來賞美景美人的。”

    【系統:……】

    姜斐淡淡一笑,仍繼續看著窗上的倒影,再沒說話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 實驗室外一陣腳步聲傳來,緊接著門被人從外面?打?開。

    姜斐看著窗子上倒映出來的動靜,一個助理模樣?的人站在?門口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,您醒了?”

    姜斐垂眸,斂起多余的情緒,再抬眸神情已經恢復平靜,她?轉過身看向助理,目光朝他身后看了一眼:“我?的眼睛怎么回?事?季微呢?”

    助理一頓,卻只是搖搖頭:“季先生說他有事在?忙,還?說,要您醒了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在?哪兒?”姜斐打?斷了助理的話。

    助理神情有些凝重,眼中泛著為難:“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去找他。”姜斐說完便要繞過助理朝門外走去,蒼白的臉色搭配著慌亂的動作,惹得助理忙扶住她?。

    “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姜斐認真地看著他,雙眸泛著微光。

    助理迎上她?的眸,最?終輕嘆一聲:“我?帶您去找季先生。”

    姜斐低下頭:“謝謝。”

    季微在?的房間?很是隱蔽,像是刻意將自己?藏起來一樣?。

    助理只將姜斐送到門口:“姜小姐,我?想,季先生雖說要我?們不要告訴你,可是,他一定是想見你的。”

    姜斐沒有說話,看著助理的背影消失,方才緩緩推開房門。

    房間?內一片死寂的慘白,一架儀器,以?及一個正?背對著她?坐在?沙發上的人影。

    那人影穿著雪白的上衣,像是與周圍慘白的背影融為一體,樣?貌雖清瘦卻依舊精致,只是雙眼纏著一圈白布,左眼的白布外隱隱泛紅,神情孤寂,面?無表情。

    似乎聽見身后的腳步聲,季微側了側頭:“王助理,她?怎么樣?了?”

    姜斐不語,緩步走到他面?前。

    季微皺了皺眉;“王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知道我?怎么樣?,親自問我?不好嗎?”姜斐低聲道。

    季微神情一慌,而后匆忙低頭,像是被她?發現?自己?此時的模樣?一般,形容難堪:“斐斐……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姜斐打?斷了他,蹲在?他面?前。

    季微頓住,許久啞聲道:“過幾天,斐斐,過幾天義眼恢復了,我?再回?答你好不好……”他說著,微微側過身子,似乎要避開她?。

    “季微,”姜斐坐在?他身邊,認真道,“我?見過你雙目失明的樣?子,那時候,你比現?在?更狼狽。”

    季微原本躲避她?的動作一僵:“我?只是……不想讓你看見我?像個廢物的樣?子。”

    那時,他以?為自己?根本不在?意她?,更不在?意她?如何看他,可如今卻不行,他不想讓她?看見自己?什么都做不了的廢物模樣?。

    姜斐默了默:“那時,你連季家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季微手一顫,安靜良久,像是鼓足勇氣一般,伸手觸摸著眼前的女人,手沿著她?的臉頰落在?她?的左眼上,熟悉的觸覺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她?如今又能看見了,完完整整的眼睛。

    季微的指尖抖了抖:“這本就是你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姜斐道:“所以?,你將眼睛換回?來,只是為了不欠我?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季微幾乎立刻道,沉默了幾秒鐘,低聲道,“可不可以?……重新開始?”

    就像當初,她?將失明的他從醫院撿走一樣?,從那時開始。

    姜斐抿了抿唇,不語。

    似乎生怕被拒絕,季微又道:“之前的事,對不起,斐斐,對不起,我?不該對你說那樣?的話,我?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慌亂而無序,姜斐冷靜地看著他,許久學著他的樣?子,伸手撫向他的臉頰。

    季微一愣,神情似極為震驚:“斐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想好了嗎?”姜斐低聲道。

    季微用力地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不會后悔?”

    “不會。”

    姜斐笑了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季微的表情陷入呆怔,語氣帶著困惑,像是不解她?這句話的意思:“斐斐?”

    姜斐繼續道:“我?們結婚吧。”

    季微徹底愣住,繼而臉色滿是驚喜:“斐斐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姜斐又道了一遍:“我?們結婚吧。”

    季微怔了好久,才將這句話消化下去,蒼白的唇細微地輕顫了下:“斐斐,用不了幾天,義眼便能看見了。不要覺得虧欠了我?,也?不要因為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因為愧疚。”姜斐打?斷了他。

    只是,她?為他、為這個世界選的一個結局而已。

    于她?而言,結局是什么,都無傷大雅。

    季微死死抿著唇,許久撫著她?左眼的手輕輕撫向她?的臉頰,指尖輕觸著她?的唇,俯身便要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姜斐的身子僵了下。

    季微察覺到了,臉色的血色瞬間?抽離。

    她?如今還?接受不了他沒關系,只要……她?在?他身邊就好。

    可下秒,他猛地感覺到自己?唇上一陣酥麻,柔軟的觸感帶著女子唇上特?有的甜香,如蜻蜓點水轉瞬即逝。

    一個,極快的吻。

    快到季微有一瞬間?覺得,這個吻只想是對自己?聽話的獎勵而已。

    季微怔住,恍惚中想起曾經她?拉著他在?輕風細雨里奔跑著,氣喘吁吁地藏在?角落,而后踮腳輕吻他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季微好感度:100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轎車正?開往鐵皮屋的方向。

    姜斐懶懶地看著車窗外不斷倒退的風景,半瞇了下雙眸。

    車是季微派的,她?只說要去鐵皮屋拿些東西,他便特?地給她?配了一個司機,倒也?省事。

    所謂結婚自然不可能這么快。

    季微的義眼恢復視力,要等三天后了,畢竟這次手術對他的眼睛影響不小。

    左眼經歷移植后再也?不能看見了,至于右眼,佩戴過義眼的的眼睛一年后便會溶解在?眼球上,且再無法用其?他外力幫助恢復視力。

    至于去鐵皮屋,她?自然有自己?的考量。

    到達鐵皮屋時,已經近黃昏了。

    不過大都市一如既往的陰沉,倒與平時沒什么分別。

    姜斐站在?鐵皮屋門口,環視著整間?小屋,空無一人,只有沙發上一條毛毯和她?離開時不一樣?,顯然被人動過。

    姜斐沉吟片刻,脫下外套隨意地扔在?沙發上,轉身走進廚房。

   &nbs sp; 不過半小時,她?已經端著兩菜一湯走了出來,放在?餐桌上安靜等待著。

    林玖回?來時,看見的正?是背對著門口坐在?餐桌旁的女人背影,瘦弱卻讓人覺得心安。

    他怔了很久,才終于確定眼前的人是真實存在?的,而非自己?的幻覺。

    姜斐依舊坐在?原處,沒有轉頭:“回?來了?”

    她?的聲音懶懶的,像極了曾經。

    林玖幡然回?過神,從喉嚨擠出一個“嗯”字,艱澀無比。

    姜斐笑了笑:“今天難得下廚,一起用晚餐?”

    林玖詫異地看著她?的身影,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坐啊。”姜斐對著對面?點了點下巴。

    林玖訥訥地坐下,將斷開的左臂藏在?桌下,只用右手小心地拿著餐具。

    好像……有很久很久,他們沒有像現?在?這樣?坐在?一起用餐了,自從她?知道自己?是監視她?的存在?后。

    這一頓晚餐用的很安靜。

    除了碗筷碰撞時發出的清脆聲響外,再無其?他聲音,林玖卻吃得格外滿足。

    他分明不知饑與渴的,可此時,卻如此清晰地感覺到了胸口的位置,有一股莫名的暖流。

    直到姜斐用晚餐,將碗筷放下。

    林玖看了她?一眼,也?隨之放下,起身便要將碗筷收拾進廚房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姜斐攔住了他,“林玖,不要在?這里等著了,離開吧。”

    林玖不解地看著她?,眼神茫然,好一會兒才低聲反問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待在?這里了,”姜斐又道,“想要自由也?好,想回?顧氏也?罷,都隨你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她?說著,站起身便要去沙發拿自己?的外套。

    卻沒等她?走出幾步,手腕便被人拉住了,林玖仍低著頭:“是不是……占了你的空間??以?后我?去洗手間?或外面?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姜斐打?斷了他,低頭看了眼他另一只斷開的手臂,“林玖,以?你的身價,應該不止一家企業想要留你,他們會給你完整的肢體……”

    畢竟,他仍是最?先進的ai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?不想要那些呢?”林玖突然道,而后反復地呢喃,“我?不想要那些,不想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。”林玖猛地抬頭,目光中迸射出的光芒再不像之前,永遠的冷靜與理性,反而有了人類的華彩,說完這句話后,他的神情越發堅定了,“你以?前告訴我?的喜歡,是不對的,姜斐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知道什么是喜歡了,我?喜歡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要和季微結婚了。”姜斐瞇著眼睛笑了笑,阻止了他余下的話。

    林玖呆呆地坐在?那兒,張了張嘴:“……結婚?”

    “嗯,”姜斐輕輕地點了點頭,“以?后,陪在?我?身邊的人,也?只會是我?的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……”林玖只喃喃著這句話,低頭看著自己?抓著姜斐手腕的手。

    人類的倫理道德,他并不了解。

    比如,他不知道為什么,她?結婚后,就要讓他離開。

    可是,他知道,如果別人看見他糾纏著她?,會讓別人對她?指指點點的。

    林玖靜默了很久,拉著姜斐的手最?終頹然松開了。

    他仍無助地坐在?那里,低著頭看著面?前的殘羹。

    所以?,這只是她?陪著自己?的最?后一頓晚餐而已。

    “好好照顧自己?。”姜斐低聲道,而后拿過外套便要朝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姜斐。”身后,林玖的聲音突然傳來。

    姜斐沒有轉身,只是站在?門口,手落在?門把手上,一動未動。

    林玖卻長久地不發一言。

    他坐在?那里,許久,手落在?胸口,起初是輕觸,到后來手指恨不得嵌入進去。

    明明他的體內并沒有安裝痛覺系統,可是為什么……心臟卻像是要爆炸一樣?,生疼。

    姜斐等了好一會兒,沒等到林玖的話,只背對著他揮揮手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打?開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門“碰”的一聲關上,動靜不大,林玖卻猛地僵滯,良久從喉嚨深處擠出一個:“疼。”

    林玖好感度:100.

    門外。

    姜斐聽著系統的聲音,還?沒等開懷,便被靠著鐵皮屋墻壁的高大身影驚了一跳。

    顧曦穿著筆挺的西裝斜倚著墻壁站在?那兒,淺色的長發被細雨染的微潮,幾縷不聽話的耷在?額前,冷峻的容色微沉,頭微垂著,澄藍的眸子卻深深凝望著剛從房子里走出來的女人。

    自那晚回?去后,他腦子里便止不住地一遍遍回?憶著她?那句“這樣?已經很好了”。

    他不懂這樣?哪里好?

    是他們以?后再無關系好?還?是她?和季微雙宿雙飛好?

    那晚,他在?巷口的車里等了一整夜,季微始終沒有出來,只有鐵皮屋內的燈光亮著。

    直到清晨,季微抱著她?走出鐵皮屋,坐上了去季家的車。

    那一夜可能發生的事情,他根本不能細想。

    因為只要一想,便會恨不得將季微殺死。

    今天,終于重新有了她?的消息,他幾乎連停都沒停便來了這里,可卻又聽到了什么?

    “顧先生。”姜斐的聲音打?斷了顧曦的思緒。

    顧曦猛地回?神,看著眼前的女人,薄唇緊抿著,許久諷笑一聲:“要結婚了?”

    剛剛,她?在?房間?內和林玖說的那些話,他聽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姜斐微訝,繼而故作低落地垂眸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顧曦頷首,帶著些異國風情的臉緊繃著,沒有半點情緒,“恭喜?”

    姜斐睫毛輕顫了下:“謝謝。”說完便要繞過他離開。

    “婚禮在?哪兒舉辦?”顧曦又道,“到時將禮物送去。”

    姜斐腳步一頓:“不用了,”她?搖搖頭,“我?和季微會秘密舉辦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她?只看了眼他頭頂波動不停的好感度,只在?心中淺笑一聲,再未停留,徑自離去。

    秘密舉辦?她?不信以?顧曦的手段,會調查不出來。

    她?等著他呢。

    身后,顧曦死死盯著她?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?的身姿依舊窈窕,他始終記得,他的大手能輕易扣住她?腰身的感覺。

    可是,一想到有另一個人也?會扣著她?的腰身親吻她?,甚至做更親密的事情……

    如何能忍?

    不知多久,直到姜斐坐上季家的車,顧曦才終于收回?目光,緩緩轉身離去。

    卻沒有回?顧氏。

    以?往他最?愛站在?顧氏的頂樓,透過窗外的陰云俯瞰著整座大都市,看著一切都被自己?踩在?腳下的暢快,享受高處不勝寒的孤寂。

    可是,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,回?到顧氏,只讓他覺得空蕩蕩的,就連腳步的回?聲都聽起來格外可怖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顧曦親自駕車來到了幼時的角斗場。

    當初從這里爬出去后,第一次回?來。

    這里早已沒有了當年的輝煌,也?不再是貴族們肆意釋放自己?的惡意的場所。

    這里變成了另一個比黑市還?要混亂的存在?。

    這里聚集了城市最?底層的人,角斗場內仍有和野獸角斗的人類。

    那些人類在?馴化中,像野獸一樣?撕咬。

    曾經,他也?是其?中的一員。

    顧曦站在?角斗場的最?高層,看著下面?爭斗的兩方,許久才發現?,自己?的手早已緊攥成拳,掌心被指甲掐出了幾道月牙狀的血痕。

    顧曦看著那幾點血痕,將袖口挽起,看著手臂上嵌入的金屬骨骼,只覺胸口翻涌起一股洶涌的怒火,以?及……嗜血的獸性。

    兩方爭斗。

    只有活下來的,才配談獎勵。

    結婚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