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閱讀網 > 攻略偏執狂[快穿] > 142、被置換記憶的炮灰24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都市的雨總是下個不停, 陰暗潮濕。

    摩天大樓的高層宴廳,燈光明?亮繁華, 觥籌交錯與?鋼琴曲交融,很?豪華,卻?半點不像訂婚宴。

    西裝筆挺的季微坐在角落的沙發上,目光始終緊盯著門口?,左手偶爾習慣地撫一下左眼下,拿著紅酒的右手卻?因為緊張而?微攥著酒杯。

    今晚,姜斐會出席。

    自?那天為她和林染置換記憶后, 第一次見她。

    她怎么樣?會不會偶爾想起他,想起后來他們經歷過的一切?甚至……在聽說自?己“訂婚”后, 會不會有些許的不悅?

    太多的疑問充斥著他的腦海,惹得他難以思考。

    不知等了多久,門口?處傳來一聲開門聲, 季微幾乎瞬間朝那邊看去,而?后目光瞬間凝滯。

    姜斐。

    她正穿著一襲雪白的禮服,勝雪的肌膚在燈光下像是能反光一樣,眉眼美好?而?嬌媚, 而?她的手臂,卻?緊緊挽著身?邊的顧曦。

    季微緩緩轉過身?,看了眼她挽著旁人的手,又重新落在她的臉龐上, 一時之間, 竟覺得恍如隔世,定定注視良久,方才緩步朝那邊走去。

    姜斐自?然察覺到了來自?角落的目光,事實上, 從進入宴廳開始,她便已經感覺到,這場晚宴不像是一場訂婚宴,反倒像是一場尋常晚宴。

    她轉頭看去,一眼便望進季微的目光里,她微怔了下,挽著顧曦的手緊了緊,很?快恢復如常。

    顧曦感受到手臂的動作,轉頭看了眼姜斐,再?抬眸,正看見季微朝二人走了過來,雙眼始終看著姜斐。

    顧曦眉心幾不可察地皺了皺,嗓音低沉:“季先生。”

    季微陡然回?神,緊盯著姜斐的目光終于收回?,看向顧曦:“顧先生,”說完,復又轉頭看向姜斐,嗓音沙啞緊繃,“姜斐。”

    姜斐垂眸,禮貌地頷首:“季先生。”

    季微聽著她陌生的稱呼,垂在身?側的手指尖輕顫了下,心里一陣澀疼,左眼似乎酸脹了下。

    她如今,用當初看他的眼神,去看顧曦了。

    好?一會兒季微才緩聲道:“好?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姜斐看了他一眼,淺淡地一笑:“訂婚快樂。”

    季微喉嚨一緊,喉結動了動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……這么坦然地祝他“訂婚快樂”?

    “我?有話?對你?說。”

    姜斐怔了怔,挽著顧曦的手不覺一緊。

    一旁,顧曦看著季微的神情,他很?清楚,季微對姜斐絕對不是沒有感覺。

    而?他也本該樂見其成的,如果他開口?,姜斐不會拒絕他,哪怕他將她推給旁人。

    可是,卻?莫名開不了口?,最終他只道:“季先生還要招待別的貴客,我?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?并沒有說完,宴廳二樓,一個女?人出現在那里,穿著一身?尋常的禮服,眼圈通紅臉頰蒼白,含著淚光的雙眼越發惹人憐惜。

    林染。

    她正在看著他。

    似乎察覺到幾人的目光,林染慌亂了下,轉頭逃避地跑開了。

    顧曦看著林染的背影,眼神恍惚了下,不知為什么,心中的平淡超出了他的想象,甚至莫名想起了前幾天那個惹得他心湖大動的吻……

    顧曦猛地回?神,察覺到自?己心中所想,眼神冷了下來,他絕無可能改變初衷。

    他轉頭看向姜斐:“季先生看來有話?……”

    “剛巧我?也有些話?同季先生說,”姜斐飛快打斷了他,而?后輕輕笑了下,“所以,你?自?己去應酬好?了。”

    顧曦凝眉,明?明?這是他想說的,可此刻心里的煩躁更甚了,卻?又在看見她的雙眼時微怔。

    和林染的惹人憐惜不同,姜斐的眼圈微紅,卻?依舊在努力地對他笑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最終,他輕點頭。

    姜斐緩緩抽出顧曦臂彎中的手,看向季微:“季先生,請。”

    季微深深凝望了她一眼,轉身?朝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走進角落的一間房間,他方才停下腳步,轉頭看著身?后的女?人,目光定在她微紅的眼圈上,良久伸手想要輕輕觸碰她的眼眶。

    姜斐卻?飛快地朝后退了兩步:“季先生有什么事不如直說吧。”

    季微的手僵在半空,好?一會兒才反應過來,卻?只又說了一遍:“好?久不見。”

    姜斐沉默片刻:“我?不覺得我?們還有再?見面?的必要,季先生。”

    季微臉色一白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姜斐低頭沒有看他:“之前不過是因為我?和林小姐的記憶被置換,才會發生那些誤會,如今都換回?來了……我?們沒必要再?見面?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后面?我?們共同發生的事情呢?”季微打斷了她。

    就算記憶被置換,可后來,他們一起經歷的事情,卻?都是切切實實存在的。

    姜斐愣了下,很?快自?嘲一笑:“正如季先生當初在實驗室對我?說的那樣,如果不是我?腦子里有林小姐的記憶,你?也不會允許我?接近你?不是嗎?那些經歷,也不過是因為我?擁有林小姐的記憶而?已。”

    季微神情呆怔地聽著她的話?。

    當初,在記憶逆置換實驗前,她問他:是不是因為她有著林染的記憶,才會對她好?。

    他說,是。

    如今,這些話?卻?像是插在他心臟上的刀。

    “那眼睛呢?”季微呢喃問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姜斐低聲反問了句,而?后了然,“義眼只是我?幸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義眼,”季微走到她面?前,情緒有些許激動,“是這只眼睛,姜斐,這只和你?一模一樣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“你?還打算隱瞞我?多久?”說到后來,季微的雙眼隱隱泛紅。

    姜斐站在原處,直直盯著季微的左眼,自?己的左眼卻?毫無征兆地落下一滴淚來。

    季微看著那滴淚,只覺自?己的左眼也逐漸酸脹,臉色卻?越發煞白,他伸手想要拂去那滴淚,姜斐卻?突然平靜道:“原來你?知道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季微僵立在原地。

    姜斐笑了一聲,緩緩從手包中拿出一紙折疊整齊的支票:“季先生,這張支票,是你?當初給我?的,你?說,這是你?欠我?的,還了,就兩不相欠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筆錢很?龐大,足夠買我?一只眼睛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轉身?便要離開。

    身?后一陣慌亂的腳步聲,季微攔到她面?前:“姜斐……”

    姜斐腳步一頓:“季先生,今天是你?訂婚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季微啞聲道,“姜斐,今天什么日子都不是,只是……我?想見你?了。沒有兩不相欠,而?是我?欠你?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?已經沒有林小姐的記憶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?不在乎你?的記憶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?不想留在這里,不想留在你?身?邊。”姜斐平靜道。

    季微的表情呆住,眼神有些茫然,好?久才呢喃反問:“是因為顧曦嗎?”

    姜斐微垂雙眸,睫毛輕顫了下。

    季微怔忡地看著她,他知道,這是她被說中時才會有的反應。

    當初,有人調侃他與?她時,她也是這樣的。

    “我?先離開了。”姜斐低聲說到,卻?在走到門口?時,季微的聲音從身?后傳來,“那顧曦呢?”

    姜斐一頓。

    “姜斐,顧曦對你?,根本就不是真心的,”季微走到她身?后,嗓音喑啞,“他不過是在利用你?而?已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去找他好?不好??”

    “我?們重新開始,就像當初在那間鐵皮屋一樣,沒有別的任何人,只有我?們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討厭我?也沒關系,我?想娶的人,只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季先生。”姜斐打斷了他,靜默半晌,最終一言未發,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卻?在走出門的瞬間,臉上的表情瞬間消失,微微揚了揚眉梢。

    但愿顧曦不會讓她失望。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林染躲在角落,身?形瘦削嬌弱。

    對這場所謂的晚宴,根本不是什么“訂婚宴”,否則,她作為主角之一,不會下午才被通知。

    她很?清楚,這場晚宴不過只是季微想要找個理?由見到姜斐而?已,就像那天,她在他身?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他眼中有驚喜又慌亂地回?頭喚她“姜斐”一樣。

    身?后傳來腳步聲。

    林染飛快擦拭了下眼角,轉過身?看見身?后跟來的人時微怔,好?一會兒呢喃喚道:“顧曦……”語氣夾雜著委屈。

    自?從記憶還回?來后,她第一次心平氣和地喚著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顧曦看著林染身?上雪白的禮服,眼波微動。

    他記得,今天姜斐也穿的白色禮服。

    “你?跟過來做什么?”林染低下頭小聲說道。

    顧曦回?神,許久拿出一塊雪白的方巾遞到她面?前。

    林染看著那塊方巾,就像當初在顧氏,每次她弄臟了臉頰,他總會為自?己擦拭一樣……心中的委屈更甚,只這一秒,她不想再?多想了。

    思及此,林染并沒有接那塊方巾,反而?上前用力抱住了顧曦,扎入他的懷中無聲哭泣。

    顧曦的身?軀因為突如其來的擁抱而?變得僵硬無比,之前并非沒有過擁抱,只是此刻卻?覺得……似乎有哪里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比如,心底升起的是淡淡的排斥,以及……姜斐擁著他親吻的樣子。

    錯覺吧。

    他對自?己說,只是因為姜斐知道他的秘密,他不用擔心被發現自?己那詭異的金屬骨骼而?已。

    顧曦伸手,擁著懷中的女?人:“還要嫁給他?”

    林染嬌弱的肩膀一顫。

    她不想守著一個根本不愛自?己的人,而?她……也不知道自?己愛不愛季微了。

    他們都變了。

    “回?顧氏?”顧曦再?次道。

    林染頓住,僵在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剛剛,在聽見他這句話?的瞬間,她清楚地知道,自?己心動了。

    在顧氏的那段時間,是她覺得自?己最被珍視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不要開玩笑了,是姜小姐一直在陪著你?。”林染低聲道著,從他的懷中起身?。

    顧曦聽見“姜小姐”三字,神情微緊,卻?又因自?己過度的反應心生暗惱:“你?回?來,她就再?沒有意義了。”

    他沉聲說著,卻?每說一個字,心臟便沉沉墜落一次,直至說完,心中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林染抬頭,被淚水浸潤過的雙眼直直看著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每個人都想要被偏愛,她也不例外:“我?要考慮一下……”她喃喃道。

    卻?在此時,一旁傳來一聲極輕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顧曦雙眸一緊,幾乎立刻轉眸:“誰?”聲音夾雜著莫名的慌亂。

    然而?轉角處空蕩蕩的,并沒有人,只有遠處一路小跑朝他而?來的女?人,身?上的白色禮服像一陣煙,直接停留在他眼前。

    姜斐。

    她的神色如常,只是容色微白。

    她抬頭看著他:“我?們回?去吧,我?不想在這里待著了。”

    顧曦探究地看著她,心底一陣難安。

    剛剛……她是否聽見了?

    “顧曦?”姜斐抿了抿唇,上前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,扯出一抹大大的笑,“我?們回?去吧。”

    顧曦回?神,看著她拉著自?己的手,指尖微微動了動,許久頷首,而?后方才想起什么,轉頭看向原本林染站的地方,那里早已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外面?依舊在下著細密的小雨,夜色陰沉。

    行駛的黑色轎車內,顧曦不知第幾次看向身?旁的女?人。

    姜斐很?安靜,安靜的有些反常,她坐在那里,目光直直地盯著窗外,眼神像是茫然,也像悲傷,明?明?他就在她身?邊,卻?覺得她孤零零的。

    顧曦不覺動了動。

    姜斐猛地回?神,轉頭看向他的瞬間眉眼彎下笑了起來:“顧曦。”聲音微微拉長?,帶著些許低軟。

    顧曦心臟一縮,深邃的眸卻?仍難掩探究緊盯著她:“你?沒有什么想說的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姜斐偏了偏頭,繼而?瞇著眼睛道,“沒有啊。”

    顧曦抿唇還要說些什么,卻?突然見姜斐直起腰身?看向窗外,眼神迸射出如星光的晶亮:“停車。”

    車輛穩穩地停靠在路邊。

    姜斐指著窗外欣喜地看著顧曦:“沒想到會經過這里,”她說著,拉起他的手腕,“這兒是我?上次想要帶你?去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顧曦循著她的視線看過去,狹窄的巷子,只有簡陋的藍紅色的招牌混亂的排列著,與?遠處的全息影像的科技感對比鮮明?。

    “我?們去看看吧,”姜斐說著搖了搖他的手,“好?不好??”

    顧曦看著她的動作,又看了眼她的雙眸,鬼使神差地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    姜斐的雙眸更亮了,拉著他,接過工作人員遞來的雨傘撐著朝巷口?走去,顧曦跟在她身?后,大步走著。

    卻?在走到巷口?時,雨傘被一陣涼風吹翻,姜斐劇烈趔趄了下。

    顧曦忙伸手扶住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姜斐轉頭對他粲然一笑:“我?們跑吧。”

    就在顧曦不解時,姜斐突然將手中的雨傘扔到一旁,任由雨絲淋在二人身?上,而?后她牽著他的手朝巷子里跑去。

    顧曦被她拉著,一同在雨中奔跑著,他不覺轉頭看向她。

    她身?上白色的禮服在昏暗污濁的夜里劃出一道風景線,像是此間最美的光。

    簡陋的巷子早已積滿了雨水,顧曦皺了皺眉,卻?在看見姜斐毫無遲疑地踩在污水中,濺起大大的水花時僵住,心臟好?像在被一點點的填滿。

    跟在她身?邊,好?像什么都不用想,只用朝前奔跑就好?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姜斐在一個角落停了下來,白色禮服的裙擺被雨水染成了灰色,長?發潮濕地披在身?后,正大口?大口?地呼吸著,眼圈微紅,眼睛像是被水光沖洗過……卻?不知是雨水還是淚水。

    顧曦望著她,卻?在她看過來的瞬間忙收回?目光,看向四周,而?后眉心微蹙。

    這里……莫名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兩年前,我?在這里第一次看見你?,”姜斐笑了起來,輕聲道,“我?那時蜷縮在那兒,你?撐著傘走到我?面?前,對我?伸出了手,很?好?看。”

    顧曦怔住,轉頭看著滿眼追憶的姜斐。

    他其實對這些她覺得萬分美好?的回?憶記得并不真切,甚至……陌生。

    他只記得,那時,自?己只是想要利用她和林染同體質的身?體,來置換記憶而?已。

    “我?想讓你?看看我?成長?的地方,”姜斐握緊了他的手,牽著他朝里走去,卻?在看見不遠處的鐵皮屋時頓了頓,扭頭抱歉一笑,“可能會有些簡陋。”

    顧曦看著她。

    今晚的姜斐……有些奇怪,明?明?在笑著,卻?讓人心慌。

    鐵皮屋還是上次她離開的樣子。

    姜斐牽著顧曦走進屋內:“在遇見你?之前,我?一直都是一個人住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顧曦看著一眼便能望過來的簡陋的屋子,沒有說話?。

    “這里是我?做飯的地方,洗漱的地方,還有休息的地方,”姜斐一一介紹著,每介紹一個,便對他淺笑一下,下秒又想到什么,“對了,你?的身?體好?像不能太過潮濕,是不是又疼了?”

    她說著,伸手將他的袖口?挽起。

    金屬與?血肉相連的地方果然泛著深紫色。

    姜斐忙去洗手間將干毛巾拿過來:“你?先將外套脫了,我?幫你?擦一下身?后……”

    顧曦看著她忙碌的身?影,其實……只是有點痛而?已,比起以往所受的痛,不值一提。

    可看著她滿眼的關切,他卻?真的將西裝脫了。

    今晚的他和她一樣,都很?反常。

    姜斐為他小心擦拭著后背的金屬骨骼,看著嵌在骨肉里的金屬,還有肌理?線條完美的后背,不覺伸手沿著骨骼撫摸了下。

    顧曦后背一僵,肌理?緊縮了下,氣氛陡然變得曖昧。

    姜斐忙將手收回?:“抱歉。”說完,坐在沙發另一端。

    顧曦看著她,沒有說話?。

    姜斐順口?道:“可惜這里沒有鋼琴……”

    顧曦微頓,而?后將腕表解下,只點了下表盤,一束投影的光芒從表盤射出,映在茶幾上一個完整的全息琴鍵。

    姜斐驚嘆了一聲,伸手輕點了下琴鍵,與?鋼琴的音色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卻?在此時,頭頂暈黃的燈泡忽閃了下,一陣火花后,熄滅了。

    整個屋子只剩下琴鍵投影的藍色光芒。

    “燈壞了。”姜斐低聲道。

    顧曦沒有作聲。

    姜斐伸手,手指在琴鍵上無章法地按了幾下,琴音突兀,下秒她陡然轉頭:“你?可以教我?嗎?”

    顧曦怔忡了下,轉頭迎上姜斐晶亮的目光,心慌意亂的感覺又來了。

    他忙轉過頭去,手落在琴鍵上,流暢地彈奏一曲簡單的曲子。

    姜斐學著他的樣子,一個琴鍵一個琴鍵的彈著,卻?始終不得要領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,她才終于磕磕絆絆地將一首曲子彈了出來,彈完最后一個音后,她也隨之舒了一口?氣:“我?學會了!”

    顧曦借著細微的藍光看著她過于粲然的眸:“嗯。”

    姜斐笑了起來,安靜地笑著,笑到最后,眼睛像是蒙了一層水光。

    狹窄的屋子里很?是安靜。

    “顧曦。”姜斐的聲音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顧曦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?說過吧,不要再?孤零零的了,”姜斐越說,嗓音越發的輕,輕到顧曦也聽不真切,“即便你?的不孤單,和我?無關……”

    顧曦微微側首:“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話?并沒有問完,姜斐突然起身?朝他吻來,極輕的一吻,帶著她身?上特有的清甜味道,瞬間將他包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顧曦只覺自?己的大腦一陣暈漲,幽藍的眸深邃而?誘人,手下意識地攬著她的腰身?,那股致命的誘色又來了,讓他不覺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然而?不知多久,他只覺眼前一黑,大腦逐漸失去了意識。

    顧曦好?感度:70.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顧曦再?醒來,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    他仍躺在簡陋屋子的沙發上,周圍空無一人。

    顧曦瞬間坐起身?,下意識地撫了撫唇,昨晚和姜斐的那一吻,就像是夢一樣。

    可桌上仍在投影的琴鍵,提醒著他并不是夢。

    門外有動靜傳來,緊接著工作人員的生意響起:“顧先生,您醒了?”

    顧曦回?神,昨天換下的衣服早已折疊好?放在一旁的沙發上,顧曦穿好?后方才打開門,卻?在只看見工作人員一人站在門口?時眉心微蹙:“姜小姐呢?”

    工作人員忙道:“姜小姐說她有事先回?了。”

    先回??

    顧曦緊皺眉心,想到她昨天的反常,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:“監視她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一直在跟著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顧曦微微放下心來,察覺到自?己在這里耽誤太長?時間,神情冷峻下來,“回?顧氏。”

    工作人員忙應下。

    只是當車停在顧氏樓下時,顧曦一眼便看見等在門口?的助理?,見到他回?來,助理?飛快上前:“顧先生,林小姐來了。”

    林染?

    顧曦腳步微頓,想到她昨晚所說的“考慮一下”,如果她不愿,此時絕不會出現在顧氏,如今出現了,證明?她答應了……

    可是為什么……得到這個自?己想要的結果,卻?并不覺得開心?

    視訊的聲音突然響起,喚回?顧曦的思緒,他轉眸看去,打來的正是監視著姜斐的人。

    “顧先生,季先生似乎今天才正式訂婚。”

    顧曦的眼神少有的困惑:“什……”

    話?未說完,他驀地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季微訂婚,可林染卻?在顧氏。

    視訊那邊即時傳來一張照片。

    顧曦的身?軀徹底僵滯。

    照片上,西裝筆挺的季微身?邊,正是穿著白色紗裙的姜斐。